寻找教育的意义(收藏)

 


 





寻找教育的意义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2013-4-23 20:24:38 作者:王婧茜 【   


 


      偶然在图书馆看到任玲老师的一本书。初识她,是我那时在文学社做编辑的缘故。她的文字真诚自然,很快把我带入回忆。当别的学校深陷应试教育的泥潭,我们正在进行《论语》、《红楼梦》的专题赏析;当别人沉浸在练习题中,我们年级正投入地编排课本剧:《雷雨》、《三块钱国币》、《威尼斯商人》、《孔雀东南飞》……我又想起一张张鲜活可爱的面孔。当别人忙于总结暑假作业,我们年级对假期阅读心得征稿,我的读后感《边城———草鞋下的故乡》有幸入选,被刊载于学校的读书专栏,第一次隔着玻璃窗看自己的文章,那是多么骄傲的一件事。我们很少有作文专题课,但同学们的文学素养普遍较高,这与老师们的文人气质也有关系。他们有自己的字、号、笔名、书斋名。我印象最深的是岳老师的“春光居士”,春光暖意融融,于她本人,于学校的氛围都十分相称。每个班级都要求学生每周写两篇随笔,这是我至今最感谢老师的事。记录,给人活着有劲的理由,也留给人一笔珍藏。在随笔中,老师和我们一起做着美丽的梦,并用点点滴滴的努力去接近梦想。另一个令我难忘的活动是,每个同学把梦想折成千纸鹤挂在教室里,一同许愿,我在纸鹤中写:做一名老师,没想到梦想这么快就要实现了,我越发相信这是冥冥之中的缘分。“用经典滋养年轻的生命,不拿信服不了自己的道理去压制学生,不把自己讨厌的枷锁放在学生的脖子上”。在曲靖一中,我结识了一群带着理想光芒的老师,他们不在乎工具性和人文性纠缠不清的争论,不满足于应试的成功和精致的公开课的掌声,而希望坚守语文课堂最初的灵魂。我感谢他们的坚守,在曲靖一中,我发现了自己,唤醒了自己。



  随着进一步阅读,我更感受到任老师身在体制内的无奈和面对“误尽苍生是语文”舆论的悲凉。语文教育只能解决普通教育范畴之内的一些问题,而老师们常常要面对超出教育范畴的种种问题,这些时候,教育是无奈的,也是无用的。人生是花,语文是根。根,最早埋在童年,这也坚定了我想要守护孩子们童年的信念。教育是一棵树依偎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对话另一个灵魂。教育其实是一种很柔弱的力量,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滔滔雄辩,但她却是可以改变未来的力量。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说,“一个国家的繁荣,不取决于她的国库之殷实,不取决于她的城堡之坚固,也不取决于她的公共设施之华丽,而取决于她的公民的文明素养,即在于人民所受的教育,人民的远见卓识和品格的高下,这才是真正的利害之所在,真正的力量之所在”。



  电影《超脱》里的最后一个镜头,男教师朗读爱伦坡的句子:“我独自一人,策马而行,穿过阴沉的乡间土地。最终,夜幕缓缓降临,我望着宅邸周围稀疏的景物,围墙荒芜,衰败的树遍体透着白色,我的灵魂失语了,我的心在冷却,下沉。”这个镜头让人顿生绝望,也让我预感到自己的教育生活将有许多惶恐、迷茫。不过我始终相信:阅读可以抵抗荒芜,因为阅读带来自我启明;言说能够抵抗沉默,因为话语即力量之所在。赤子之心可以照亮身后的黑暗,可以抵御无边的寂寞。任玲老师笔名“木棉”,其实她并非悲情的英雄,她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人生由淡淡的悲伤和淡淡的幸福组成,在小小的期待、偶尔的兴奋和失望的沉默中度过每一天。可贵的是,她始终真诚地记录着自己的感受,始终坚守自己的理念,时刻享受着教师的幸福感。尽管教育生活不尽如人意,却是一位教师人生价值得以依托和实现之所在,舍此无他。优秀的老师始终活在这一刻,与学生一同行走,一同感受知识高峰带来的快感。


  体制是一张巨大的网,攀附在每个人身上,即使意识到了它的存在,仍旧不能摆脱,它无时无刻不控制和规定着每个人的选择和道路。你可以扳倒一个仇敌,却永远不可能战胜体制。虽然如此,仍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们的童年多一些浪漫和欢乐,少一些成人世界的冰冷和坚硬。当他们掬起一捧过往的岁月,那些温馨的瞬间将在他们指尖碎成闪光的霜尘。



  “谁爱儿童的叽叽喳喳声,谁就愿意从事教育工作,而谁爱儿童的叽叽喳喳声已经爱得入迷,谁就能获得自己的职业幸福。”懵懵懂懂中,我将带着希望上路。独钓寒江雪,那是一种心底的宁静,提得起,也放得下。渐渐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只能回应自己内心的坚持。这来源于对真理的追求,来源于对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的渴望。周围的声音,有时太喧嚣,一句诗,就能照亮前行的路。


  让孩子们快乐,让自己快乐。永怀朴素而高贵的童心。 


 


 


 


 


 

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经典言论(收藏)

 


 



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经典言论


  


  一、经典作品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


  在青少年时代,每一次阅读就像每一次经验,都会增添独特的滋味和意义;而在成熟的年龄,一个人会欣赏(或者说应该欣赏)更多的细节、层次和含义。因此,我们不妨尝试以其他方式:


  二、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它们对读过并喜爱它们的人构成一种宝贵的经验;但是对那些保留这个机会,等到享受它们的最佳状态来临时才阅读它们的人,也仍然是一种丰富的经验。


  三、经典作品是产生某种特殊影响的书,它们要么自己以遗忘的方式给我们的想像力打下印记,要么乔装成个人或集体的无意识隐藏在深层记忆中。


  基于这个理由,一个人的成年生活应有一段时间用于重新发现我们青少年时代读过的最重要作品。即使这些书依然如故(其实它们也随着历史角度的转换而改变),我们肯定已经改变了,因此后来这次接触也就是全新的。


  四、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每次重读都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


  五、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我们以前读过的东西的书。


  六、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从不会耗尽它要向读者说的一切东西的书。


  七、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它们带着以前的解释的特殊气氛走向我们,背后拖着它们经过文化或多种文化(或多种语言和风俗习惯)时留下的足迹。


  读一部经典作品还一定会令我们感到意外,当我们拿它与我们以前所想像的它比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要一再推荐读第一手文本,尽量避免二手书目、评论和其他解释。这里存在一种流行很广的价值的逆转,即是说,导言、批评机器和书目被用得像烟幕,遮蔽了文本在没有中间人的情况下必须说和只能说的东西而中间人总是宣称他们所知比文本自身还多。因此,我们可以总结:


  八、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部作品,它不断让周围制造一团批评话语的尘云,却总是把那些微粒抖掉。


  九、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我们越是道听途说,以为我们懂了,当我们实际读它们,我们就越是觉得它们独特、意想不到和新颖。


  十、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个名称,它用于形容任何一本表现整个宇宙的书,一本与古代护身符不相上下的书。


  但是一部经典作品也同样可以建立一种不是认同而是反对或对立的强有力关系。


  十一、“你的”经典作品是这样一本书,它使你不能对它保持不闻不问,它帮助你在与它的关系中甚至在反对它的过程中确立你自己。


  十二、一部经典作品是一部早于其他经典作品的作品;但是那些先读过其他经典作品的人,一下子就认出它在众多经典作品的系谱图中的位置。


  至此,我再也不能搁置一个关键问题,也即如何协调阅读经典与阅读其他一切不是经典的文本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与其他问题有关,例如:“为什么要读经典作品,而不是读那些使我们对自己的时代有更深了解的作品?”和“我们哪里有时间和闲情去读经典作品?我们已被有关现在的各类印刷品的洪水淹没了。”


  十三、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部作品,它把现在的噪音调校成一种背景轻音,而这种背景轻音是经典作品的存在不可或缺的。


  十四、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部作品,哪怕与之格格不入的现在占统治地位,它也坚持成为一种背景噪音。


  现在可以做的,就是让我们每个人都发明我们理想的经典藏书室;而我想说,其中一半应该包括我们读过并对我们有所裨益的书,另一些应该是我们打算读并假设对我们有所裨益的书。我们还应该把一部分空间让给意外之书和偶然发现之书。


  经典作品帮助我们理解我们是谁和我们所到达的位置,进而明白意大利经典作品对我们意大利人是不可或缺的,否则我们就无法比较外国的经典作品;同样地,外国经典作品也是不可或缺的,否则我们就无法比较意大利的经典作品。


 


 


 

诗词中的代际滋养与传承

 


 


诗词中的代际滋养与传承


云南  任玲


 


读历代诗词作品时,稍加留心就会发现,每一个诗人,都受到前代诗歌的滋养;每一个诗的时代,都是在传承前代诗歌的基础上发展繁荣起来的。这种滋养与传承,在具体的诗歌上打着鲜明的烙印,有时表现在诗体的摸索、实践、定型、成熟、革新上,有时表现在诗歌流派的发萌、开创与发展上,有时表现在意象的捕捉、沿用、理趣情志的寄托上,有时表现在诗词典故的使用和诗句的化用上,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里,我们着重透过诗词作品中所映出的前代诗歌的影子,来观察诗词化用中所表现出来的滋养与传承。


 


盛唐天才诗人李白,诗歌成就极高,他常常喜欢用乐府旧题来写诗,自出新意,把唐代乐府古题诗推到一个高度,他的许多歌行和绝句,也极富乐府民歌风味。他的诗歌成就首先体现在其诗歌风格的飘逸洒脱上,其语言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直率纯真,清新自然,信手挥就,不假雕饰,散发着浓重的民歌气息。这一方面源自其天真浪漫、洒脱不羁的性格,另一方面则是深受汉魏六朝乐府民歌滋养的结果。在李白的诗歌中,《静夜思》几乎童叟能诵,无人不知: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且看乐府民歌《子夜四时歌·秋歌》:


 


秋夜入窗里,罗帐起飘飏。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


 


两首诗意境何其相似!我们细心比照,不难发现,李白诗几乎是乐府民歌的一个绝妙翻版。他学习民歌,仿拟民歌,如民歌手一般随口吟咏,却又高于民歌,诗句更加晓畅,精练,优美,含意深长。


 


婉约词重要代表柳永是作词高手,其词深受世人喜爱,据载当时“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我们看其《蝶恋花》一词: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一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点亮了全词,成为千古传唱的佳句。其实,这个佳句化用的是汉代无名氏《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的句子: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我们还可以看到,李白《送友人》中“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的渊源也在此诗。可见,优秀的诗人身上,都表现出前代诗歌潜移默化的滋养。他们诵读前代优秀诗篇时,发现了诗中蕴藏着的美,那些美极具表现力,极能引起共鸣,于是将它化用于自己的诗中,丰富了诗歌的内涵。


 


这样的化用传承非常普遍。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源自于庾信的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化用了曹植的《赠白马王彪》“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林逋《山园小梅》中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源自五代南唐江为的诗句竹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李清照《一剪梅》中将抽象的愁思具体化的动人佳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渊源在北宋范仲淹《御街行》的“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当然,化用绝非简单的搬用,从上面诗句中可以看出,诗人以点金的手笔,将前人诗句点化提炼,或使之更加晓畅上口,珠圆玉润,或使之更加蕴藉凝练,意味悠长,从而赋予其普遍的意义和久远的生命力,淬炼成千古名句。


 


诗词中的代际传承更为明显,宋词中许多篇章有唐诗的影子,元曲中又有宋词的影子。比如,晏殊的《清平乐》中有“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之句,看得到崔护《题都城南庄》的影子:“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有词家之冠的美誉的宋词大家周邦彦,其《西河》一词对前人诗歌的化用,是代际传承中一个极其典型的例子: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鬟对起。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风樯遥度天际。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曾系。


空余旧迹,郁苍苍、雾沈半垒。夜深月过女墙来,伤心东望淮水。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向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 


 


词中有谢朓《入朝曲》的影子:“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有刘禹锡《石头城》的影子:“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有刘禹锡《乌衣巷》的影子:“朱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所化词句或暗藏当年的繁华,或本身就有沧桑变迁的感慨,为词作增添了更悠远的历史长度,耐人寻味。


 


深谙音律并能自度词曲的姜夔,写《扬州慢》时多处化用杜牧的诗句。“淮左名都,竹西佳处”,化杜牧《题扬州禅智寺》诗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化杜牧《赠别》诗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纵豆蔻词工”化杜牧《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青楼梦好,难赋深情”化杜牧《遣怀》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化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诗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此词的大量化用并不是为了抖落文采,而是因为杜牧与扬州渊源颇深。杜牧自幼好读书,工诗为文,风流倜傥,学识出众,在繁华的扬州,其足迹踏遍青楼,风情不节,常常宿醉不归。不仅如此,杜牧的沉醉本身就是当年奢华生活的一个写照,专门化用杜牧诗句更因为当年的繁华之地,如今经沧桑巨变,已残破凋敝,冷清荒凉,“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历史变迁的感触就更深了。《扬州慢》写于金兵第二次南侵之后,姜夔来到扬州,看到素以繁华富丽著称的江南名城扬州,如今已是断壁残垣,心有所感,写下此词。词中写尽了扬州城的岑寂荒凉,隐含了战争摧残的疮痍,化用杜牧诗句,将唐代诗人杜牧对扬州的咏叹之词与扬州城如今的全貌作一番对比,透露时移景迁、物是人非之感,从而抒发了深沉的黍离之悲


 


可见,卓越的词家,首先是遍览前代诗书的饱学之士,而且驾驭语言的功夫已经出神入化,极善点化古人诗句,将前人气韵融入自己的感触中,浑然天成,恰如己出。


 


王实甫是元曲中的文采派,其《西厢记》中的《正宫·端正好》堪与唐诗宋词媲美: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其实,这能与前代诗词媲美的佳句,还有《西厢记》其他许多曲词,渊源还是在前人那里,且看范仲淹的《苏幕遮》: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是不是一个绝妙的翻版?而这个翻版凭借动人的爱情故事和杂剧这种植根民间的独特形式,更为广泛地传播开去,使之成了元代文学的精品。


这种诗词的代际传承,几乎成了文学中的普遍现象,历朝历代,因传承而淬炼着名句,因传承使悠悠古韵脉脉流淌,积淀出百般意境,万千意象,无限情思。


 


到了现当代文学中,这种传承的印迹还十分明显,台湾作家琼瑶之所以广受读者喜爱,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小说中的典雅古韵,且小说中竟然有幽深的意境。其实,这典雅古韵和幽深意境,正来自于她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她谙熟古代诗词,小说中有许多地方巧妙的引用、化用了古典诗词,甚至大量书名都取自于古诗词,如《在水一方》出自《诗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碧云天》《寒烟翠》出自范仲淹词《苏幕遮》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昨夜星辰》出自李商隐《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几度夕阳红》出自杨慎《临江仙》“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心有千千结》出自宋代词人张先《千秋岁》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青青河边草》出自汉乐府《饮马长城窟行》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庭院深深》出自欧阳修《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却上心头》《月满西楼》出自李清照《一剪梅》,《剪剪风》出自费砚《春愁秋怨词》翦翦金风隔院吹,昼凉人静漏迟迟


 


诗词中的化用传承,并非易事。诗人须得饱读诗书,积淀丰厚。前人的文学遗产成了对后世最好的滋养,那些优美的诗歌,已经化成血脉,流淌在后世诗人的心里。腹有诗书,自能信手拈来,无怪古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诌”呢!化用传承,或援古以证今,或推陈而出新,一代又一代诗人身上,传承为一种神韵气脉。


 


就读者而言,读诗是需要底蕴的,了解诗词中化用句子的奥妙,便能会意其点化成奇的趣味。认知背景越宽,所能读到的内涵便越丰富,越能领略诗词的蕴藉之美。(发表于光明日报杂志社《考试》“文学修养”栏目2011年第7-8期)


 


 


 

舞语:你是你的爱情,你是你的宗教(王开岭)

 


 


舞语:你是你的爱情,你是你的宗教

——与舞者高艳津子对话


王开岭 发表于 2011-8-16 2:29:00

 


 


“我们都是那活着的死者。”


我们沉痛由久。


你是你的监狱,你是你的葬礼。


你是你的侏儒,你是你的君。


你是你的疾病,你是你的假象。


因为不甘心就那样活,不甘心像死了一样活着。


于是,我成了舞者,不顾一切。


我要跳,要有生命的动作。


否则,我怎么知道我活着?


她说。


 


一个人的身体有多少敌人?


她说。


 


不要在尸体里居住。


不要驮着假肢生存。


你知道,改变身体的命运多么重要!


它的现状就是灵魂的现状。


它的遭遇就是精神的遭遇。


它自由了,人才自由。


 


多少身体在昏迷中,多少身体尚在服刑?


多少身体盛满谎言,多少身体趴满蛆虫?


我们是自己的看守。


我们是自己的囚徒。


生命的本来和真相,大部分人都忘了。


我们蒙在鼓里,昏昏噩噩。


我们混迹在人群中,装作从不认识自己。


人群是人的坟墓。


我们在枯萎的光阴里生了锈。


我们在守口如瓶中成了哑巴。


 


生锈,因为空气太脏。


因为身体里有了制度、禁忌和障碍。


因为血液中有了螺丝、铆钉和约束。


她说。


 


我跳舞,我活着。


若你丧失了身体支配权,


若你连四肢都被占领了,


被格式化、集体化、仪式化、章程化了……


还叫活着吗?


 


一个人,一群人,一代人。


被骗了多久?


还要骗多久?


跳舞,就是把被掳掠的自己抢回来。


就是还原生命的真实身份。


就是恢复事物的本来面目。


 


一个人,怎样才能把自己送回去,


还给你自己?


要做多少减法,才能去掉你的虚伪、你的形式?


要用多少清水,才能洗掉你的妆,露出你的真?


要抚平多少皱纹,你才变回一个孩子?


知道吗,你很垃圾。


你是你的替身。


你是你的赝品。


你是你的老人。


 


身体收容所有的秘密,


所有的隐晦和艰难。


痛苦、欲望、屈辱、挣扎、纠结、焦灼、暗想……


高尚与卑鄙,绚烂与腐败……


如今,她要开放,


她要献出自己。


就像花朵,献出蕊和粉。


像大地,献出它的矿石。


越是不自由的土地,


越是惯于沉默的人群,


身体的暗屉越多,垃圾也越多。


她说。


 


身体是牢房,也是旷野。


身体是地狱,也是天堂。


身体是异乡,也是故土。


人生,就是身体的故事。


她说。


 


舞,即一个人恢复自由之时。


即脱开一切绳索,心灵奔向高潮。


即敢于赤裸,敢于真实,


不再惧怕、隐忧、欺瞒。


那一刻,你可倾吐一切,


尽情地绽放,尽情地飞。


你是你的光芒。


你是你的彩虹。


你是你的爱情。


你是你的婴儿。


你是你的祖国。


你是你的领袖和人民。


那一刻,你就成了全世界。


那一刻,你就是你的宗教。


你的神圣。


 


我在哪里,舞台就在哪里。


她说。


舞是内心的,是受了灵魂的驱使,


有束光在召唤,你情不自禁,顺应了它……


你就成了舞者,成了自己的诗。


若身体的理由不够,冲动不够,


真相不够,


若你不够强烈,不够轻盈,


你就不会跳舞。


当你内心升起了独白,


当你忍不住想跳,实在想跳,


就是灵魂出动的时候。


你要把身体完全打开,


交给鱼贯而入的阳光。


 


“你们是天使”


她对跳舞的孩子说。


 


我们本是婴儿,是天生的舞者。


是树叶,是风,是光与露……


她的哭,她的笑,


她的随心所欲,手舞足蹈,


她不撒谎,不掩饰,不设防,不折叠,


她不含任何敌意,


她没有一丝的妆,


她是最纯的花。


婴儿,是一生的高潮。


她说。


 


两只手,两条腿,不叫人。


只有起舞的时候,才像人。


什么是舞?她说。


舞,就是动。


绝对的、倾巢而出的动。


舞,就是生长,


漫无边际。


舞,将世间的复杂归于零。


归于本能和自由,


归于纯粹与天真。


你会吗?


当然会!


只要你活着,只要你有心跳。


每个人都会,只因你慌张着成熟,你忘了。


每个人都会,只因你热衷于模仿,你丢了。


 


向婴儿学习——


学习简单、干净、轻盈、率性,


学习情不自禁、忘乎所以……


向旷野学习——


学习激情、独白,学习无技术的动作,


和经验之外的常识……


她说。


这是一生的功课,一生的修行。


 


我在哪里,舞台就在哪里。


她反复说。


水在笑,风在走,山在呼吸……


一个人光着脚,在跳舞。


一个灵魂在洗澡。


一个月亮在洗澡。


我活着,我跳舞。


在仙人掌的刺上跳,


在草叶的脉络上跳,


在露珠的晶莹上跳,


在河流的闪光上跳,


你什么都是,什么都不是,


没有程式,没有格局。


当你扔掉了形骸,


脱掉了绳索和封条,


你就成了舞者。


 


只有跳舞,我才不绝望。


她说。


 


只有在舞蹈中,我才认出你。


我们才第一次遇见。


如果生命有个节日,


有个复活节,


那你一定是在跳舞。


只有跳舞,灵魂才能找到你。


你才像你自己,


才成为你自己。


她说。


 


你要跳舞,


如果你渴望自由,到了悲愤的地步。


你需要力量,


而你自己就是力量。


只是你平常不敢用。


因为大家都一样,大家需要都一样,


都装作若无其事。


让力量醒来的最好办法,


就是跳舞。


你要跳舞,


你要脱胎换骨,像蝴蝶从茧子里飞出。


如果你死了,还没有跳过,


那是最悲伤的事。


因为你还没活过。


因为你的身体里,还没住过诗。


 


舞的意义,不是思想。


甚至不是美,


是自由!


最辉煌的舞蹈动作,


一定是情不自禁,


一定是忘乎所以。


 


舞的本质,不是叛逆。


相反,是忠诚——


对生命的忠诚,


对灵魂真相的忠诚。


 


来看我之前,希望你是孤独的。


舞是孤独的产物。


她说。


对话,就在一瞬间。


舞,不负责解释,


没有答案,没有果实。


唯一的情形可能是——


每个人在看完了之后,


都领走了自己的孩子。


手牵手。


 


说什么都没有用,


来吧,让我们跳舞。


跳舞,会让你慢慢知道一切。


 


请你分享我,


从我的水面上滑过。


像石子,像风……


 


请在你身体上画一扇门,


让一个舞者走出来。


 


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是跳舞,让我如此自由,


如此肆意。


 


201011


为北京现代舞团成立15周年纪念画册而作


 


 


 

哲思慧语6:吉檀迦利(摘)

 


 


吉檀迦利


35.

Where the mind is without fear and the head is held high;

Where knowledge is free;

Where the world has not been broken up into fragments by narrow domestic walls;

Where words come out from the depth of truth;

Where tireless striving stretches its arms towards perfection;

Where the clear stream of reason has not lost its way into the dreary desert sand of dead habit;

Where the mind is led forward by thee into ever-widening thought and action—

Into that heaven of freedom, my Father, let my country awake.




在那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得高昂;

在那里,知识是自由的;

在那里,世界还没有被狭小的家国的墙隔成片段;

在那里,话是从真理的深处说出;

在那里,不懈的努力向着完美伸臂;

在那里,理智的清泉没有沉没在积习的荒漠之中;

在那里,心灵是受你的指引,走向那不断放宽的思想与行为--进入那自由的天国,

我的父呵,让我的国家觉醒起来罢。


 


 


 


 


 


 


 

哲思慧语5:暴君与臣民

 


 


 


哲思慧语5:暴君与臣民


 


 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暴政,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  ……
 
暴君的臣民,只愿暴政暴在他人的头上,他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很慰安。




——鲁迅《热风·随感录六十五暴君的臣民》


 


 


 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只可惜没有“个人的自大”,都是“合群的爱国的自大”。这便是文化竞争失败之后,不能再见振拔改进的原因。

    
“个人的自大”,就是独异,是对庸众宣战。……一切新思想,多从他们出来,政治上宗教上道德上的改革,也从他们发端。所以多有这“个人的自大”的国民,真是多福气!多幸运!

    
“合群的自大”,“爱国的自大”,是党同伐异,是对少数的天才宣战;──至于对别国文明宣战,却尚在其次。他们自己毫无特别才能,可以夸示于人,所以把这国拿来做个影子;他们把国里的习惯制度抬得很高,赞美的了不得;他们的国粹,既然这样有荣光,他们自然也有荣光了!倘若遇见攻击,他们也不必自去应战……胜了,我是一群中的人,自然也胜了;若败了时,一群中有许多人,未必是我受亏:大凡聚众滋事时,多具这种心理,也就是他们的心理。他们的举动,看似猛烈,其实却很卑怯。……所以多有这“合群的爱国的自大”的国民,真是可哀,真是不幸!



——鲁迅《热风·随感录三十八》


 


 


 


 

哲思慧语4:历史回音

 


 


哲思慧语4:历史回音


 


胡适:第一,我深信思想信仰的自由与言论出版的自由是社会改革与文化进步的基本条件。第二,我深信这几百年中逐渐发展的民主政治制度是最有包含性的,可以推广到社会的一切阶层,最可以代表全民利益的。第三,我深信这几百年演变出来的民主政治,虽然还不能说是完美无缺的,确曾养成一种爱自由、容忍异己的文明社会。


 


——胡适《我们必须选择我们的方向》


 


 


胡适:“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新警世恒言(3):奇怪的人类

 


 


   


新警世恒言(3):奇怪的人类


  


        弟子问大师:“您能谈谈人类的奇怪之处吗?”大师答道:“他们急于成长,然后又哀叹失去的童年;他们以健康换取金钱,不久后又想用金钱恢复健康。他们对未来焦虑不已,却又无视现在的幸福。因此,他们既不活在当下,也不活在未来。他们活着仿佛从来不会死亡;临死前,又仿佛从未活过。


 


 


 


 


 


 


 

哲思慧语1:上天难欺

 


 


新警世恒言(1):上天难欺


 


尔俸尔禄,


民膏民脂,


下民易虐,


上天难欺。


——《戒石铭》


 


注:《戒石铭》铭文出自于五代蜀主孟昶的《令箴》,原文见宋张唐英的《蜀寿机》和洪迈哟《容斋续笔》,共24句。宋太宗删繁就简,摘取其中“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四句,颁于州县,敕令勘石立于衙署大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