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本分,亲近经典(《语文导刊》访谈)

 


 


守住本分,亲近经典


——云南省曲靖一中特级教师任玲访谈录


 


《新课程报·语文导刊》 记者 陈淑芬  2011719


 


 


前言


“我始终认为,有良知的语文教师应该守住语文的本分,不甘心于做应试教育英雄,而应做滋润学生一生成长的甘泉。”在语文教育受到世俗功利侵染的今天,云南省曲靖一中特级教师任玲这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话语无疑具有撼人心魄的力量。为了让广大一线教师,更多地了解任玲老师及她所倡导的“经典语文”教学理念,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老师。


 


记者:我从您学生那里了解到,您给他们开课之初,会在黑板上写下“做精神世界的美食家,做感悟生命的思想者”。据他们说,这句话使他们深受启发。您写下这句话的用意是什么?


任玲:我一直把这两句话称作我的语文宣言。几乎每一届,我给学生上语文课的时候,总要讲一个“语文是什么”的专题,讲我所理解的语文,我所追求的语文,还有我们在一起的漫长日子要走的路,要读的书,要背的诗文,要写的随笔。有时用两三课时,有时甚至四五课时。有这个认识和舆论垫底,以后的一切教学活动开展起来就顺理成章了。


我的目的很明确,让他们敬畏语文,懂得语文的价值,把语文当做一种不可或缺的精神生活。我深知课堂里的孩子从初中开始已经深陷应试泥潭,对语文已经产生了“钝感”,甚至已经厌倦。虽然高考压力大,我还是要在高三来临之前,利用宝贵的两年做真正的语文,毕竟对于绝大多数学生而言,这是他们一生中最后的语文课了。


 “做精神世界的美食家,做感悟生命的思想者”,前者指阅读经典,后者指感悟生活。前者是吸纳,后者是输出,也就是通常说的读与写。读,不只是读课本,两年中至少要有为自己精神垫底的书籍。写,不只是写作文,更要借助自由随笔表达对生活的感悟。没有这两点,就没有真正的语文。


 


 


记者:您倡导语文教学要“回归阅读,回归语文的本分,回归语文教学的常态,追寻学科价值”。可是,据我了解目前高中生的学业压力非常大,他们似乎每天沉溺于题海中,跟着老师们研究各种各样的应试技巧,在这样的情况下,您如何引导他们去回归、亲近经典呢?


任玲:我自己对语文试卷一直充满了对立情绪,所以我不会乐意把我宝贵的时间过多地耗费在无意义的试卷挠腾中,自然也就避免了学生过多地沉陷进去。考试训练很多时候是重复劳动,这些强化训练越多,对学生的捆绑和负面影响越大。语老师首先要看透这一点,要有这一份良知。所以,高一高二尽可能避免拼命应试,以上课、阅读和随笔为主要任务。


我首先很珍惜课堂这个窗口。如果孩子们被课堂烦透了,就不会再向往阅读。毕竟学生要学习那么多科目,任务繁重。所以,课内尽可能大胆取舍,适度延伸。我曾经用一个月时间上《红楼梦》,用大半个学期上唐诗。《论语》《孟子》《庄子》,鲁迅,还有那些值得留在学生生命深处的名字,我都舍不得轻易泛泛而过。我希望通过我的课堂,学生能热爱语文,热爱文字,热爱读书,不做只有分数的文化侏儒。


我们还常常开展一些活动,促进阅读回归。我曾根据学校图书馆的书目,给学生做过推荐;曾组建过班级图书“精品屋”;曾让同学们在课堂上推介自己钟爱的书籍;曾利用文学社开展好书荐读;举办书评展览活动;实施新课程后,我们领着学生几乎把必读名著都读完了,我们借着东风热火朝天地开读书报告会;分期评选读书活动中的“文学之星”。读书笔记是整个高一最重要的作业,也是过程评价中的重要指标。一部名著可能占用一个月的语文晚自习,同学们把要展示的内容做成PPT,小组合作,讲得像模像样,读书氛围自然被营造起来了。


为了强化阅读,我们也会利用考试。在期中期末考题中,都有本期名著考查的内容,借助“考试”这个挡箭牌,我们也可以顺理成章地做些事情。事实上,阅读是本,是内功,而技巧是末,是外在的。聪明的语老师,不会舍本求末。真正抓好了阅读和写作,成绩绝对差不了。


 


 


记者:在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您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但是,对于一个教师而言,可能任何荣誉都敌不过学生的认可和爱戴。据我了解,您的学生没有不敬佩您的,他们说,您的课堂极具“霸气”,您为人“一身正气”。我想,这可能是学生对老师的最高褒奖了。您怎么看学生的这些评价?


任玲:“霸气”这个词很有意思,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会有这个印象。但我想,它可能就是一种信念,一种果决,一种对“语文教育”尊严的维护吧。我很欣赏陈日亮先生的“我即语文”。老师本来就应该是一个窗口,一片天地,一个世界,一种引领。在语文沦为第三世界的时候,我必须用我的底气,去表达语文的底气。我底气不足,语文就更没有地位了。所以,言说总是慷慨激昂,坚定不移。当然,前提是我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必须有深刻的理解,有足够的自信。


我看不起不读书的人,也会挖苦不爱读书的人,对总体成绩非常突出的人也不例外。有些孩子从初中就开始偏科,把语文视为可有可无的学科,我要找各种机会让他尝到读不懂文章的尴尬,并且毫不讳言:“你已经遭受语文的报复了!如果你再不重视读书,这报复会继续,甚至更残酷。”我也常常对学生说:“如果你不读书,只想考高分,那么,我不会教你任何技巧,因为没有建立在不读书之上的技巧。”说这些话的时候蛮狠的,所以显得“霸气”吧。呵呵。


至于他们说的“一身正气”,我想可能是性格印象吧。我这人向来不惧恶,不媚上,不惟势,不惟权,也不惟书本。对恶者直言抨击,对弱者同情帮助,不掩不惧、不吐不快。这与我的精神传统有关。在我的教学中,有一串名字,从屈原开始,一直到鲁迅,他们的人格首先融进了我的生命,我的课堂又试图让他们能融入年轻的生命中。我特别赞同王尚文先生的一句话:“教师所能教给学生的只有自我”。我从不虚妄地赞美,那些人格是与我自己所追求的精神气质溶为一体的。


 


 


记者:您为什么提倡“语文教育要培植独立、健朗、理性的话语方式”?


任玲众所周知,教育惯用的话语方式是远离实际的高格言论,教师转嫁公理,照搬结论,宏大空泛,僵化说教,学生接下衣钵,用这一套话语系统对付考试,至于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无所谓,能考高分就行。而考试之外的另一套话语系统,则是玩世主义的,真实但不乏社会传染的萎靡低俗和犬儒气息。师生在“伪圣”与“真俗”两端,人格分裂。


如今都抱怨学生作文中普遍没有一个“我”,充斥假大空。是学生愿意这样吗?不是,他们会说,是考试逼的。事实上我看不只是考试逼迫,更为严峻的是,老师的精神生命还普遍活在远离时代的陈旧话语系统里。从小学开始,老师一点点把这些刻板的东西输送给学生,等到基础教育结束了,就是刮骨疗法,也难以完全剔除这种空泛和虚假。假教育教出来的是假人,将来肯定只能形成假社会,恶恶相报。


社会在发展变革,老师却普遍失去了更新精神词汇的能力,因为一直接受的灌输根深蒂固;因为深受各种钳制,抱残守缺成了惯性;还因为应试负担过重,沉重拉扯无暇看路,精神深处与时代严重隔膜了。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理性永远没有愚昧可怕,社会应该有足够的勇气为师生的思想解禁。我就是在这样的现实中强调“培植独立、健朗、理性的话语方式”这个命题的。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各个层面的思想松绑,需要培植师生的批判意识和独立思想,当然,一切还是得从广泛阅读开始,从扩开人文视野做起。


 


 


记者:您的新作《我的经典语文》刚刚出版,“经典语文”是您一直倡导的教学理念,能不能具体阐释一下?


任玲:我所说的“经典语文”是我心中理想语文的代称,也是贯穿我的语文教育追求的一条明晰线索。它包含多个方面的意思。


第一是指教材系统的经典性,主张教材要着眼于精神层面和语用层面来编选,用人类最好的精神食粮滋养年轻的生命。以此为前提,优秀的语文课当借助经典文本促成学生心智与语言的双重生长,或者说,是从语言的角度来达成心智的生长,借助语言文字的魅力来实现人文教育。


第二个层面是强调把语文当做师生精神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当做滋养性情、丰富心灵、充实思想的必不可少的生命过程。首先是教师阅读经典,把修养国学当做终身课题,在阅读中建立起评判、审视经典的能力,保有守护文化精髓的良知,形成滋养年轻生命的文化自觉。其次是引领学生在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里,亲近经典,读有内涵的书,读传承人类文化精髓的书,建构丰富的精神家园。


第三是考试指挥棒的层面,主张指挥棒不把学习者指向无意义的耗损生命的试题鏖战,不只是指向某种“结果”的认定,更指向书籍,指向经典,指向积淀,指向完成某一阅读任务的具体过程。


 


 


记者:您将苏霍姆林斯基的“无限信仰书籍的力量”作为自己的教育座右铭。由此可见,您非常重视阅读。能不能给我们的老师推荐一些书目?


任玲:教师阅读书目的选择,我认为可以根据发展需求和趋向来定。


才步入教坛的年轻老师,我提倡他们与教材、与学生“同步阅读”。即教什么,就顺着什么方向做延伸阅读。这个相当不容易,可谓读无止境,要做好可能需要五六年甚至更长时间,我现在仍然持续着这样的阅读,只是多了些“专题研读”的味道,比如根据兴趣专读苏轼,专读鲁迅等。同步阅读是修炼专业内功的最佳途径,是教师的“本体性知识”得以提升加固的保障。无论教材怎么变,“根”和“本”是不变的,这“根本”就是经典作品。经典研读,对语文教师教学生涯的回报最为丰厚。


教师站稳了讲台后,会遇到发展瓶颈,这个时候要有所提升,必须阅读教育、教学方面的专业书籍。我自己的教育经典阅读,开始于苏霍姆林斯基系列,《给教师的建议》《和教师的谈话》《帕夫雷什中学》《公民的诞生》《怎样培养真正的人》《爱情的教育》等,我的教育反思与追寻,与这些阅读紧密相关。教育以及人文类书籍,可各取所好,钱理群,刘铁芳,谢泳,吴非,崔卫平,杨东平,李镇西,许锡良,张文质,林达,徐贲,龙应台等等,这些人的书都可以有所涉猎。


从专业提升的角度说,语文教师要阅读学科建构方面的书籍。我自己颇为受益的书籍如李海林《言语教学论》,《韩军与新语文教育》,王尚文《走进语文教学之门》、人文·语感·对话》(倪文锦、王荣生主编),钱理群《语文教育门外谈》《钱理群语文教育新论》《对话语文》(钱理群,孙绍振),孙绍振《直谏中学语文教学》,潘新和《语文:表现与存在》,王荣生《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等。


着眼于文本解读艺术的如《孙绍振:如是解读作品》,着眼于审视课堂教学内容是否合宜的如《听王荣生教授评课》,着眼于课堂教学艺术提炼的如《钱梦龙与语文导读法》,《余映潮:阅读教学艺术50讲》《听余映潮老师讲课》等。


着意于教学研究的老师,还可以读一读培养研究能力的书籍,比如崔允《有效教学》,李海林《语文教学科研十讲》,郑金洲《教师如何做研究》等书籍。


我特别提倡网络阅读,大量吸取有助于透视种种现象的思想含量丰富的文字,我把它称之为“思想放飞的自由天宇”。许多视野开阔、功底深厚、思想灵动的教师,都有过这个随心所欲自得其乐的阅读过程。


 


结语


任玲老师的语言,极富感染力,从她的话语中,我感受到了她对语文教育的一种激情和一份责任。我想,正是由于这份激情和责任,才让她二十余年的从教生涯中,从未停歇过与急功近利的现实争夺阵地的“抢夺战”,她不是抢夺时间追逐分数,而是把学生从分数至上的现实中抢夺回来,抢夺一块精神净土,守候一处精神家园,抢出更多的时间让学生热爱阅读,亲近经典。


 


——发表于《新课程报·语文导刊》教师版第29期,总第532 2011719


 


 


 


 


 


 


 

给中华语文网的一个建议

 


 


给中华语文网的一个建议


木棉 2011.7


 


中华语文网博客有一个非常好的功能,就是备份博客,一段时期将自己的博文备份一下,免去文章丢失之憾。


只是发现博客备份中只有原文,不能备份回复的文字,这多少有些遗憾。博客的意义,有些时候也在于一种争鸣对话沟通交流,我很珍视博友的影子,如果能一并随博文备份下来,乐莫大焉。


可是,这需要技术支撑,可能挺麻烦,所以试着建议一下,看看能不能实现。


 


 


 

《我的经典语文》后记

 


 


《我的经典语文》后记


 


云南  任玲 2011.3


 


 


曾经有好一段时间,我都不愿意写东西。


当年声嘶力竭地呐喊,也期待那些呐喊能改变些什么,却还是在越来越多的无奈中沉默了。一年又一年的时光流逝,激情消退,开始厌烦自己曾经的文字,怀疑她对于现实究竟有没有丝毫的意义,一度停笔,不再敲打键盘。


事实上我是过于急切和悲观了。无论如何,我们的现实还是在进步着,并且无可否认地呈现着向好的趋势。


 


是中华语文网这个平台让我又有了重新敲打键盘的念想。去年应邀到中华语文网看玉新教授纪念翼健先生的文章,看他的博客看得眼热,也开博了,并很荣幸地被推为名师博客,半年后还被推为“首页人物”。在这个平台里,各地的语老师汇聚一处,交流探讨,我似乎又找回了多年前进入网络的那份激情。


 


书中的部分文字,是从“K12教育网”开始,经“教育在线”,再到“中华语文网”所积累下来的。一部分载于《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学习》《语文教学通讯》《新语文学习》《湖南教育》《教师之友》(即后来的《读书月报·新教育》)等杂志上,在此一并感谢。


 


尽管与吉林教育学院玉新教授是十几年的旧友了,还是非常感谢他的丛书策划,他是中华语文网的“人气王”,是全国中语会青年教师专业发展研究中心导师团副主任,特别关注青年教师的专业成长。因为我被遴选入“国培计划”教学专家,对教师专业成长方面也多了些思考,我们的共同语言便更多了起来。借这套丛书出版的机会,正好对自己的教学成长过程作一个阶段性梳理,把蹒跚跋涉的过程和对语文的思考呈现出来。


忝列“名师”之中,有些惶恐和惭愧。只是想着这些幼稚粗糙但真实朴拙的文字或许能让青年朋友们少走几步弯路,心里也便释然了。


 


特别要感谢为丛书作序的温儒敏先生,他对语文教育的许多论断,正是我追梦途中值得警醒和深思的。感谢长春出版社王占通社长、黄立芹编辑,感谢为这本书辛苦劳作的人们。我参加骨干教师国家级培训就是在东北师大,东北是我跨越生命谷底的一个重要驿站,或许,我的成长注定与东北、与长春结缘。当年爱极了那里的书城,一进去,就泡一整天,直到入夜才舍得离开。浓浓的读书气氛彰显着一个城市的品位,在我记忆中留下极其深刻而良好的印象,长春这座文化厚重的城市,给我的是一份难以言表的亲切感和归宿感。


 


我的成长与网络密不可分。我的爱人师伯良先生是我的大学同学,是我十几年来借助网络扩开视界的技术支撑,初期网文,他总是第一个读者,第一个批评者。在我一路的成长中,气馁时给我鼓劲,骄傲时泼点冷水,敦厚睿智的他总能让我清醒地反观自己,寻求超越。大家小家的幸福,是我一路前行的避风港。感谢我的亲人们,能一直包容我这个呆子,包容我生活能力的低下,并以我专注于事业为傲,支持我专心于教学实践和阅读思考。


 


20113月于爨园居


 


 


 

《我的经典语文》序

 


 


相信时间


——《我的经典语文》代序


云南  任玲 2011.3


 


 


这本小书,是一个积蓄了十年之久的梦。路上,是单纯的梦想主义者歪歪斜斜依稀可辨的脚印。


 


我的成长一直与网络相伴相随。K12教育网,教育在线,中华语文网,辗转迁徙的跋涉中,留下了这些文字。我的所有困扰来源于理想教育的追求与残酷现实的冲突,我的所有快乐和满足也同时来源于这从不妥协的追求。曾经为“误尽苍生是语文”的声讨而羞愧,曾经为刮骨的反思与路途的迷惘而痛苦,曾经为受功利侵袭的语文“抱屈”,为我们的教育激情呐喊,声嘶力竭。那些声音,那些焦虑,把生活中从容淡定的自己,变成网络中急峻紧张的样子。


 


“匹夫之责”几乎成了我们这代人的情结,老以为自己有忧天下忧教育忧什么的责任。忧得多了,才发现天下之大教育之重,岂是我一个无名小辈所忧得了的。也终于明白,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很有些堂吉诃德的悲壮,不仅不合时宜,且不知天高地厚。


 


我的教育生涯第二个十年,是寻求突破的时段,这是漫长艰辛的历练与蜕变,它孕育了我的语文教育之梦。


 


十年的时间,让我懂得了时间的含义。成长的确是一个需要耐心的过程。当你遥望远方的时候,脚下才有路。当你一路上留下每一个夙兴夜寐的脚印,才能走向远方。


 


遥望远方的时候,自然不甘心于“重复”,而我们的生活,又逃不开重复。循环往复的日子变成简单机械的重复甚至应付,那将是教育生活最大的无聊和悲哀。我们只能在每一个阶段寻找一个新的生长点,品尝与年轻的生命一起成长的快乐,除此之外,别无出路。


 


我的所做所思,其实只是一种常识。当现实背离常识的时候,我所能做的,就是坚持这种常识。我所呼唤的研究,是“一线学术”,是基于教育真实的土壤所必需的思考与尝试。我所倡导的“经典语文”,是在寻求一种语文本真的复归,是在表达教师和学生亲近经典的固有意义。我所力图突破的,是寻求宽广的阅读背景,为文本解读带来多元的角度与探寻的深度。我所寻求的教学艺术,是在宽广的阅读背景中所能达成的灵活适宜的教学方式的自如选择。我所期盼的课堂是打开视界的阅读和以此为基础的自由理性的良好表达。我所植根于课堂的意义,将是对语文教育建立自己独立、健朗、理性的话语系统所需要付出的思考和努力。


 


孙绍振先生曾说:“我和命题者,包括中学资深老师和大学老师一样都是历史的影子。离开了历史,我们什么也不是。”这是他们力图借考试指挥棒扭转语文教育现实时说的话。


 


我借用这句话,离开历史,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活在当下,我的一切呼吁和努力,都基于现实。我希望当现实变成历史的时候,今天的呼吁完全变成多余的废话,我们只需要顺着常识去做我们该做的一切,愉快地做教育,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艰难。


 


对于未来,我只能说,我相信时间。


 


在文化人中,我特别欣赏沈从文,在那些看不到光亮的灰暗日子里,他说:“我不相信命运,不承认目前形势,却尊敬时间。我不大在乎生活上的得失,却了然时间对这个世界同我个人的严重意义。”时间值得我们无限敬畏,相信时间,是一种哲学,更是一种智慧。时间会改变一切暗沉残酷,并且,只有时间才能改变。


 


我们的教育积重难返,其实岂止是教育!我读巴尔扎克读卡夫卡读贝克特,在他们的作品里依稀可辨的是我们现实的影子,当社会必经一些过程的时候,我们躲不开,就算是异化成大甲虫就算是无端把生命推向虚无,这也是必经的过程。当不知几个世纪之后,我们尸骨无存的时候,也许一切会悠然,一切会从容,一切会走向真正的和谐。


 


所以我深知,理论是美的,它是愿景的构图。现实却是真实的,它是圆满和缺憾兼容的存在,是每一个生命个体朝夕劳作的场景。


 


相信时间,一切会好,在我们朴素而热切的愿望中,在我们真实而平凡的生活中,在我们勤勉而坚持的努力中,一切会好!相信时间,寻找着,努力着,就会有改变的一天。我们不可能指望一觉醒来柳暗花明,愿景靠每一个人在每一桩具体的事情中绘就。唯有相信时间,我们才有耐心去完成一切值得我们付诸辛苦的事情,才有可能得到我们真正期待的愿景。


 


这本小书,就当做一个平凡个体付出努力的见证吧。


 


 


木棉按:拙作《我的经典语文》即将由长春出版社出版,是由温儒敏先生作序、张玉新教授主编的“名师成长”系列丛书中的一本。先把序发出来,与博友共享,欢迎批评指正!


 


 


 


 

有这样一本选修讲堂

 


 


有这样一本选修讲堂


 


——《亲近经典·新课程选修讲堂》编者寄语


云南 任玲


 


 


“学生智力的发展取决于良好的阅读能力。”苏霍姆林斯基这个论断早已深入人心。但这一代人所遭遇的现状,却是师生鏖战题海,美其名曰到学校“读书”,却压根就不读经典,或者读之甚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考试书”,几乎成了逃不开的宿命和悲哀。我们深刻地感受到:最可怕的荒芜,是心灵的荒芜;最可怕的贫乏,是精神的贫乏。应试的水太浅了,几乎把老师的智慧、学生的才情全部风干。


——这本选修讲堂,就是在这样的现实里诞生的。


 


 


“教育的发展远远滞后于人的潜能发展的需要,远远滞后于时代发展的需要。抱怨、等待没有用,唯有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才能从每一个具体的地方打碎传统教育的桎梏,把中国教育引向理想的天地。”


——这本选修讲堂,就是在这样的初衷里诞生的。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生命成长史。”阅读的好书能堆多高,他的人生就能抵达多远。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家学根底,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做精神世界的美食家,做感悟生命的思想者!阅读经典,亲近大师,接受人文熏陶,拓宽文化视野,培育精神底子,增加思想底蕴,提高综合素养,形成健全人格。“腹有诗书气自华”,改变精神荒芜空虚、思想贫乏苍白、个性缺失的状况,使生命不再单薄,不再浮躁。


——这本选修讲堂,就是在这样的理念里诞生的。


 


 


席勒说:“人必须通过审美才能由单纯的感性达到理性和道德的状态。审美是人达到精神解放和完美人性的先决条件。”徜徉书海,遨游古今,这里有《孟子》的浩然之气,有《史记》的星月灿烂;有恢弘的盛唐气象,有美丽的宋词清韵;有田园清风,杏花春雨;有金戈铁马,大江东去;有边城的纯净牧歌,有围城的哲思谐趣……顺着它的指引,小小的心灵也能思接千载,视通万里。


此书是必修课程的有益补充,是选修课程的专题辅导。书籍在侧,可浏览大意,观其大略;可兴之所至,择其一点,精心研读,透彻玩味。如果青年朋友能够从这些文字里获得一份精神养分,那将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这本选修讲堂,就是带着这样期待走进你的世界的。


 


 


木棉按:《亲近经典·新课程选修讲堂》是我主编的新书,已付梓,七月面市。里面有我的《亚圣与<孟子>》。欢迎博友关注,敬请批评指正!


 


 


 

无限信仰书籍的力量

 


 


无限信仰书籍的力量


 


——《亲近经典·新课程名著导读》寄语


云南 任玲 2011.3


 


 


年轻的读者朋友可曾留意狄更斯自传式小说《大卫·科波菲尔》中的这样一个细节,大卫在摩德斯通骗娶母亲后,被继父实施连续六个月的严酷管制和虐待,整个人变得郁郁寡欢,心灵如落冰窖一般绝望。大卫从小房子里取来父亲为自己留下的书籍,小说这样写道:


 


 从那个上天赐予的房间里,拉得里克·兰顿,彼里格伦·皮克尔,赫姆夫里·克林克,汤姆·琼斯,维克斐的牧师,堂·吉诃德,吉尔布拉斯和鲁滨逊·克鲁索,这样一群有名的人,出来陪伴我。正因为他们,我的幻想与我对某种不同于现实的东西的希望才得以保存,……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在当时那些繁重的功课下,每天还要费心背书,怎能像我那样挤出时间来看书。我很惊奇,现在想来在当时那些的苦恼中,居然可以把自己幻想成书中所喜欢的人物,而且将摩德斯通姐弟想像成书中的坏人。我曾充当汤姆·琼斯。


这是我惟一的、经常不变的慰藉……


 


在那些孤苦无依的日子里,书籍成了大卫唯一的心灵慰藉,他将它们一读再读,读了无数遍。那些离奇故事中的人物,给大卫树立起善良正义的典范,就连后来提及姨奶奶,都说她“像一个女性鲁滨逊一样”。如大卫所说,那时他比谁都有可能沦落成一个街头阿飞或小盗贼。但是他没有,这与他心灵深处借助那些小说所形成的原始而质朴的是非善恶观念紧密相关。大卫的成长,得益于幼小的心灵因阅读而植根的坚强、希望与信念。


 


当一种精神,伴随着岁月内化成战胜一切的力量,这部文学作品已经对一个人的精神成长发生了意义。“没有任何其他意识形态对于人所产生的影响像文学作品所唤起的审美体验那样,使整个心灵都得到如此深刻的触动,产生如此强烈的影响,获得如此全面的滋养。它在人们精神上所产生的综合效应,决不是一般的知识传播、道德教育和娱乐消遣所能企及的。”(浙江大学文学院的王元骧教授语)


 


文学是一面镜子,它为读者展开的,是丰富的人性,是多彩的人生,是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是真假善恶美丑对峙的百科全书。读书,就是读人,读人生,读社会。读书,就是丰富认知,延伸阅历,打开视界,积淀精神。读书,就是倾听圣哲告诫,就是与先贤心灵对话,就是打开心门,启迪智慧,积蓄思想。


 


“无限信仰书籍的力量。”我们愿以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此话与青年朋友共勉!愿你们在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里,亲近经典,读有内涵的书,读有文脉的书,读传承人类文化精髓的书,做精神世界的美食家,做感悟生命的思想者,建构丰富的精神家园!


 


木棉按:《亲近经典·新课程名著导读》是刚刚付梓的新书,我主编的,里面有我的《孔子与<论语>》。主要是供高中新课程名著阅读活动使用。请博友关注,欢迎批评指正!


 


 


 


 

娱乐:同学聚会都这样了

 


 


同学聚会都这样了
2010年11月29日 am 09:36 火星人


 


感谢火星网友天笑的分享
当今世道 不看想不到:同学聚会都这样了


 


有钱有势,混得很得意的同学巴不得天天开同学会,在精神上压倒男同学,在肉体上征服女同学,将同学时期的意淫变成现实。而比较落魄的同学则害怕同学会上见面,精神上受到摧残不说,还要作为得意同学炫耀财势的一个比较道具,心里也许还有个小小的奢望,那就是那些混得好的同学能不能帮上自己一把,其实这是幻想,那些混得好的同学之所以乐衷于开同学会,就是来看你的落魄和女同学们的艳羡呢。同学会是又一次的表演罢了。


1、同学聚会的首义者以外地归来者居多,往往已经混得有几分人样。多年衣锦夜行,憋屈得厉害,这回当然在同窗前显摆显摆。他希望来的人越多越好。确实如此,通常同城市的同学聚会的兴致并不高,或者仅限于小小圈子定时聚会,每每大聚会定是有什么人从外面回来了。但并不是什么人都会有很强的号召力的,这个很难说。


2、当年有些姿色的女生这回一定会脸上精描细抹,衣柜里千挑万选。如果是提前知道消息的,铁定还要饿上几天,争取能穿进那件卡腰的高级套裙。女人如此,男人也难免。


3、抢着买单的那位多半当年穷得叮当响,或者成绩不佳。他要告诉大家,象我这样的也是可以混出来的,你们不要老眼光看人。他一定是开车来的。好车。并且他一定很愿意送每一位同学回家,一副情深义重不忘旧谊的样子。宿怨啊,宿怨啊,足见小时候的精神阴影影响到底有多大。


4、话少的同学并不是老成持重,而是因为经历平淡且混得不好。大家谈论的新潮名词或根本不懂,或掌握不熟练。怕说错了出丑,便索性不开牙。这个倒是不一定,不能一概而论。


5、有富不显,有车不开,有单不抢。这种人多半当年就很风光,经过了也就不在乎了。当然也有当年就很糗,现在还能不动声色的。这类人比较可怕,要么城府很深,能成大事。要么虚伪狡诈,品质可疑。至少对于我来说,同学聚会,是不会开车的,没有这个必要,想喝酒,哪那里还能开车。


6、带老婆出席的有两种情况:一是老婆长得比较争气,带出来有面子。二是老婆担心他跟旧相好的擦出什么火花,一同出席能起警卫和监督之效。出门之前,必要叮嘱老婆几句:“ 平时怎么糟践我都没关系,但这次一定要给我留面子,我说话别插,不许瞪眼,记得要给我盛饭,递杯子……”


7、去了趟美国的一定会找机会说出来,谈资本,谈纽约,最后来一句:“其实也就那样。”这边赶紧接茬谈起欧洲八国游,谈人文,谈艺术。那边去过澳洲的插不上话,急得抓耳挠腮。这时你要是能淡淡地来一句:“不才在伦敦呆了八年。”保管当场鸦雀无声。我只好说不才被逼爱丁堡流放一年。。。


8、当了官的接手机绝不肯离席,拿着电话指挥秘书或部属开展工作,声音不大但足以保证在座的都能听到。语气较平时蛮横且坚决,表情略显威严且带一丝厌倦,一副运筹帷幄很懂管理的样子。


9、官当得太大的人不会轻易参加同学聚会。这个确实,可能怕给自己添麻烦。


10、同学聚会,心眼多的钻被窝,心眼少的在唠嗑,不多不少在乱摸,一个心眼在唱歌,缺心眼的往死喝。


Tags: 同学, 聚会 文章分类: 特征


来源:河蟹娱乐 http://hxyl.net/2010/11/29/student-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