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诊断”活动总结

 


 


“课堂诊断”活动总结


云南省曲靖一中  任玲  2013.10


 


◆前言


20131018日,云南省任玲名师工作室开展了高中语文“课堂诊断”活动,活动由工作室所在学校曲靖一中承办,李世国老师主持,工作室成员何英、钱炬、程红祥、李世国执教了四节研究课,来自八个县区学校的工作室全体成员、曲靖一中团队、麒麟高中团队、马龙一中团队的老师们参加了这次研究课活动。


 


◆我们理解的“课堂诊断与反思”


名师工作室“教、研、训”的核心阵地是课堂,“课堂诊断与反思”是工作室为研究课堂教学而选择的主要研修方式。


“课堂诊断与反思”是指教研团队对观察对象或者施教者个人对自己,按照一定的要求,对课堂全程进行多维度的观察、对照、诊断、反思,提炼有价值的问题加以研究,并跟进落实,改进课堂,从而提升授课者的课堂教学质量,形成判断课堂教学优劣对错的专业自觉,实现专业成长的一种专业实践与科学研究活动。


“课堂诊断”基于“课堂观察”,它与传统的“听课”不同在于有明确的目的性,而非随意行为。“诊断与反思”也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评课,它并不侧重课堂优劣等差的终极评定,而是侧重于搜集观课信息并对这些信息进行判断、筛选、整理,提炼有质量的语文问题,以正确的理论为指导,深入探讨研究,提出改进建议,提炼教学经验,提升教学能力。简言之,诊断与反思意在提升每一位参与者(包括观察者、授课者、研究者)的专业素质和研究能力。


 


“课堂诊断”的多个纬度


课堂观察有多个纬度,“课堂诊断”的案例来源也是多方面的。比如:


1、从课例来源的角度:名师课例;普通教师课例;团队成员课例;诊断、反思自己的课例并修正跟进。


2、从观察对象年龄层次的角度,以解决教龄不同而呈现出来的不同问题,扭转需要矫正的不同方向青年教师课堂诊断(侧重教学规范与专业成长);中年教师课堂诊断(侧重经验主义、技术主义的扭转与观念的更新,促进教学风格的形成)。


3、从课堂教学涉及的四个不可或缺的维度研究,以保证诊断反思的科学性:课程(目标的确立,内容的择定,即诊断“教什么”的问题);课堂(流程的展开,氛围的营造,方法选取,即“怎么教”的问题);教师(教学设计中的种种预设与施教过程的主导作用,即“教的过程”问题);学生(主体与生成状态,即“学的结果”问题)。


4、从适用性角度:基于校本研修的课堂诊断(团队);基于自我改进的课堂诊断(个人)。


5、从关注语文问题的角度:语文人文性与工具性在课堂中的辨正体认与有机融合;语文“训练”的价值重估;文本解读的多元与边界;语文教师“道与技”的辨正探讨;新课程背景下的课堂“活动”考量;高中作文教学的“考场化”倾向扭转;等等。


 


此次研究课的“课堂诊断”主题


这一次的观察诊断,主题是“高中语文教学目标设置与目标达成”。


问题的提出:当前语文课堂教学中普遍存在较为严重的教学目标设置笼统、模糊、混乱、机械、繁琐等现象,教学过程更是存在盲目、随意、虚化、泛化等问题,严重影响着语文课堂教学质量。基于这些问题,此次课堂诊断活动的宗旨意在引发老师们对设置“教学目标”的合理性和科学性进行思考,对达成目标的教学方法、教学手段及教学过程进行更为审慎而合理的取舍设计,促成语文课堂教学效率的提升。


这次研究课课例丰富,有何英老师的《必修1》记叙文教学《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有程红祥老师的《必修5》作文课教学《缘事析理,学习写得深刻》,有钱炬老师的《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选修第一单元《以意逆志,知人论世》中阮籍《咏怀》诗的教学,有李世国老师的《必修1》“探究梳理”的《奇妙的对联》教学。


必修与选修的不同,阅读与写作的不同,课文学习与探究梳理活动的不同,决定了教学目标的不同。他们的教学目标设置科学、合理吗?他们在实施这一目标的时候取舍的内容合适吗?选择的方式可行吗?安排的教学程序合理吗?最终的教学目标达成与否?这些就是各位听课者要观察并思考的问题,也是授课者回看教学设计与实施全过程时要反思的问题。


 


◆对四节研究课的简评


何英老师执教的《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是基于教材的单元目标来确定课文目标的:“透过对人物的细节描写,揣摩人物的言行、心理,体察人物的个性、情操以及作者或隐或显的情感倾向。”这个目标的确定重视了教材编写的意图,设置是合理的。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何老师分“感知形象”和“选点赏析”两个步骤来实施教学,感知形象环节对于学生来说并不难,她就把第二个环节作为引导学生进行深度赏析的重点来安排,以体会梁任公先生的“热心肠”。这两个深度赏析的选点分别是《箜篌引》中的狂与痴(渡河狂夫、演讲者梁任公、曾经是观众的作者梁实秋),《桃花扇》和杜诗的一哭一笑中隐含的爱国热忱。其间,朗读体验、背景补充、适度延伸,都是必要且有效的,至始至终没有游离教学目标。整堂课最大的亮色是借助自己对文本的深度解读,打通演讲所涉及的文学作品主人公、演讲者本人、观众(即作者)三者之间的感情,找到他们感情的交融点,从而捕捉文中或隐或现的思想感情。这样的教学对学生鉴赏活动的引导和示范是极有意义的。


程红祥老师执教的《必修5》作文课《缘事析理,学习写得深刻》,本身是很有难度的。目前的作文教学,普遍问题是对学生缺乏系统训练,老师们要么根据题目评讲一下作文,要么在给任务之前指导一下写作,多把力气放在审题是否准确、内容是否充实、材料是否恰当等方面,而且每每重复这些指导。教材针对记叙文和议论文的写作,安排了一个相对可循的系统,真正扎扎实实对点指导和训练,对学生写作能力的提升是有帮助的。中学生作文的一大通病是浮于表象、不能深入,这是老师们常常感叹和失望的,小程老师的课堂,在短短四十分钟之内,给学生进行了精要的指导点拨,加之口头训练与片段写作,学生对“写得深刻”有了新的认识。这堂作文课的目标非常明确,即结合《考试说明》阐释什么是“深刻”(文章能够透过现象深入本质,揭示问题产生的原因,观点具有启发作用),让学生不仅明白“深刻”的内涵,还学习了几种方法(以小见大、比较鉴别、探究因果、由表及里),并加以实战。课堂实施过程中,选取的材料十分精当,尤其是何满子先生的《剃光头发微》,作为引导学生进行方法探究的材料,内涵丰富而有张力。而以导学案的方式让学生先学后讲,课堂实效更强。


钱炬老师执教的内容出自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新课程实施以来,一线教师面临的很大问题是必修教材与选修教材的处理方式有什么相同与不同,从这个意义上说,这节课相当有实践与思考的价值。选修教材把内容分成六个单元:以意逆志,知人论世;置身诗境,缘景明情;因声求气,吟咏诗韵;创造形象,诗文有别;散而不乱,气脉中贯;文无定格,贵在鲜活。这六个单元各从一个主题,整合了古代诗文鉴赏的方法。选修课的教学,既不能完全像必修教材一样处理,也不能上成必修课的补习课和应考的辅导课,这是新课标明确提出的。如何紧扣单元目标,引导学生合作探究,学习并实践“以意逆志,知人论世”,钱炬老师在设计上确实是颇费心力的。她把教学内容确定为阮籍的《咏怀》诗,选择中国历史上一个相当有代表性的时代来切入,将阮籍的诗放到大的时代背景中来观照,选取了一系列材料(资料一:阮籍时代大事记;资料二:《晋书·阮籍传》;资料三:《阮籍《咏怀诗》其他篇目(选录);资料四:《汉魏六朝诗讲录——正始诗歌》;《生存还是死亡——阮籍与嵇康》》帮助学生扩开阅读背景,也鼓励学生自己寻找资料,将一首小小的诗歌由表面感知推向深度解析,完成对一首诗“读过——读通——读懂——读深”的过程。整堂课信息量大,最亮色的地方是方法小结,借助一首诗的赏析过程,教给学生阅读鉴赏的方法。


李世国老师执教的是《必修1》“探究梳理”《奇妙的对联》。必修教材中,每一册都安排有探究梳理专题,有的侧重梳理,有的侧重探究,有的是课外活动延伸,而有些专题是直奔汉语的特征与魅力的,也是高考必涉及的内容,如优美的汉字、奇妙的对联、新词新语与流行文化、成语——中华文化的缩微景观、修辞无处不在、交际中的语言运用、逻辑与语文学习。这些无疑是学生必须花力气投入学习的重要内容。但是究竟如何在短短一节课里给学生一个探究梳理的示范,是个难点。李世国老师选择大观楼长联这一内涵丰富、极有特色的内容作为切入点,从对联内涵的挖掘到对联特点的总结,在充满趣味的鉴赏中完成由点到面的延伸,让学生在具体可感的实例体验中,走近对联这一汉语瑰宝。


 


结语


课堂永远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它才充满魅力。此次四节研究课,各有不足,比如《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的课堂节奏稍显缓慢,大观楼长联内涵的解读选取了略显陈旧的观点,作文课对《剃光头发微》这一极好的材料挖掘使用尚欠不足,阮籍诗歌教学中学生的理解过于受限于材料,等等,但从这次“课堂诊断”的主题来看,这些小问题都无关大碍。呈现课堂之前,他们各自都经历了一个艰苦的思考、判断、取舍、矫正过程,他们每一个人在选取教学内容进行设计的艰苦历练中,对于目标设置与目标达成所获得的种种思考,才是真正的收获。


 


  


 


 

《“课堂诊断”活动总结》有8个想法

  1. 每一次看到你的文章都醍醐灌顶,信心满怀,生活中又把自己淹没在堕落中,无语!
    谢谢你,任玲姐!没事,我会努力的!

  2. 任老师的文章,总是那样大气,掷地有声。每次品读,总让人视野开阔,成长不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