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特级教师遭遇的民主尴尬

 

 

 

 

一个特级教师遭遇的民主尴尬

云南 任玲  2010.5.11

 

一、遭遇匿名短信

 

2010511,我成为风云人物了,在云南省曲靖一中校园里。

有一个匿名信息,号码是18725041585,群发给学校里的很多老师,原文连标点抄录如下:

“非常人投票弃权:昨晚绩效工资方案投唯一弃权票的竟然是荣誉得到最多,绩效拿得最高的任玲!平常人笑看非常事,这是学校和李校长重用的笑料!可悲可笑的领导们哇!!!哈!哈!”

一时间,学校沸沸扬扬。

绩效工资绝对不会是我最高,比较高都算不上,荣誉嘛,就更不必说了,在领导除外的普老师中或许是最多的,不过这不是正题,请待我慢慢道来。这是学校绩效工资分配方案投票会,因为一中的地位,这种分配方案有一定影响力,所以上级领导也参与监督了。

 

第一,弃权票确实是我投的。我坚决的认为,只要是投票事件,设三种选择,就应该三者选一而投,所以投三种的任何一种都该是正常行为。如果只希望投赞成,那就大可不必设定其他两种给自己难堪。结论是,我投弃权票本无可厚非,再正常不过。

 

第二,我之所以弃权,有我的理由和立场。

1、国家对于公务员的绩效工资改革和对于人民教师的绩效工资改革,存在差别歧视现象,同样是务国家的公,公务员待遇大幅提高,而教师的虚提实减。有人甚至说,这次绩效改革是在制造新的大锅饭,校际间的、师际间的大锅饭,不无道理。所以我有权保留自己的意见。

2、由于没有完全按照合理的师生比核算学校编制,导致学校编制不足,许多学校超员超负荷运转,大班额现象非常严重,因为编制不够,许多老师要承担缺编带来的工作量,而这份超出工作量的工资,本应由国家和地方财政负担,竟然也必须算在30%绩效里,这是不合理的现象。在今年的省人代会上,我对此提出相关建议,建议政府应严格按照师生比来核算义务教育学校编制,政策上允许非义务教育学校使用部分自筹资金,以避免学校因缺教师、缺工勤人员而带来的一系列严重问题,目前建议正等待答复中。

3、虽然我们学校的绩效工资方案已经比其他许多地方把绩效工资变“官效工资”要合理得多,但仍然无法体现优质优酬多劳多得。

4、是不是所有使用和发放的金额都是明朗阳光的?如果讨论表决只是表面上的金额,而不是潜规则中的隐形开支和收入,那么,所有规则都是假性规则,讨论是多余的。

5、民主测评中的愚弄群众事件太多,我实在不信任我自己那只手可以表达并促成一个公正的结果。我历来不相信投票,除非当场唱票。

6、我不明白为什么上级领导觉得正确可行的事情,却不敢下文,而让老师举手了事?何况,举手能了事吗?(详情暂略)

 

就是这样,我投了唯一弃权票。就是这样,我第二天便遭到了匿名短信攻击。很长时间以来,我并不是一个太聚焦的人物,因为一直还算能沉下心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拒绝从政,无欲而刚,似乎在教师群中口碑还很好。这次突然遭人刻意暗算和恶意攻击,很是意外。

 

二、一个“非常”角色的分析

 

短信中说“平常人笑看非常事”,其实刚好暴露了短信人的隐情。明眼人一看,这桩事是真正的“非常人看正常事”。

平常人哪有那份闲心啊,出钱买卡,匿名发送,煞费苦心,从下午一直辛苦到子夜时分,还可能一夜难眠,第二天还接着辛苦。毕竟是匿名啊,如做贼一般,战战兢兢,偷偷摸摸,生怕被人知晓,躲在阴暗角落,一个个号码输进去,担心收不到,还发两次,疲惫不堪,可怜见的!你说,平常人吃饱了撑的,费这力干嘛?

平常人投票,多数还是愿意赞同的,一是因为方案几易其稿已经颇为难得,二是上周领导就说了,投票到半夜三点也得投,直到通过为止。平常人工作繁重,哪熬得到半夜,举手了事。一些人说了,本不想赞同,有人盯着呢,还有上级领导,难受,何必惹事。还有的说,只想清净过日子,举个手拉倒,再说了,举手不举手对于老百姓来说又有什么分别呢!一言以蔽之,平常人根本就不拿这事当个事,正常人看正常事,没啥了不起,也自然不会抓住谁投弃权票大作文章。按常理说,就算是再多一些反对票,也都应该是正常并合理的。而我呢,压根没有想过以此作乱,只是暂时保留意见,我可不会去管别人怎么样,个人自有主张,我不过是代表自己弃权而已。

可是,为什么一张弃权票就那么引人关注呢?而且反应如此强烈,竟然强烈到要用匿名短信的方式来恶意攻击而后快?推理很简单,这张弃权票刺痛了人。

短信人十分的不平常。看看短信内容就知道了,无非是想把我这个不听话不合作的人给揪出来。揪出来,至少可以示众:今后看谁还敢?!

“包容”,这个词在中国太珍贵。珍贵到谁也用不起,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只不过这一回是亲自体验了。

只是,令短信人始料不及的是,这样的打压不仅不起作用,相反,倒遭人厌弃。唯一的好处是给权力者提个醒,以后凡是要群众投票,还是小心为妙,时代发展到了公元2010年了,谁的眼睛不是雪亮的,如果承受不起结果,就甭来愚弄百姓这一套,直接说某某决定就行了,还往脸上贴什么民主的金呢?!

总之,非常之人,如果是权力者一方,那是对权力包容性的一种嘲笑。但如果是被权力的一方,那就更加可恶和可悲了。

我呢?也随之自嘲:谢谢啊!谢谢炒作!我本来没有这么了不起的,一不小心,又一次被出名了。而且,至少让一中人民甚至更多的人都知道,他们之中一直活着一个硬骨头的人。

 

三、我的立场分析

 

我反复的说,我投弃权票,有我的理由和立场。我并不是希望方案不通过,只是有足够的理由让我暂时不举手赞成。

但没有想到,它竟然演绎成一场滑稽戏。

这场戏一定会载入曲靖一中的民间史册啊,但我觉得,载入的结果,不该是让人们都深受威慑从此默无声息。所以,我回应了这份短信。我把博文打印了几分,给收到信息的好奇同事看看,其实,是想借这个机会启个蒙。它是一个绝好的素材啊,平时说到民主事件,离我们好遥远,大家习惯于举手了,举完就完,毫无感觉。如果要拿素材做些解剖,我只好牺牲牺牲自己了。我在博文中请大家仔细观察分析这个事件,尽管分析出来的结果不尽相同,毕竟促成了一种思考,我们的生活太欠缺思考了,我们的生活中对任何的不合理不公正都习惯于迁就服从,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不辨是非的服从。

大众观察的结果,无非几种:

第一,你是英雄啊,真替群众解气。(这是有正义感的大众)

第二,你敢,我们是不敢的。(这是无恶意的大众。他们不完全懂得我,但至少无恶意)

第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要挺住。要讲究策略,我们不愿意看到你失去欢笑,更不想看到一个正直的人失去斗志。(这是正直友人之言。我回复说,我会依然笑傲)

第四,如果你知道是哪个小人在干这样的勾当,我愿意采取非常手段教训教训他,让一中有点正气。(这是有正义感但情绪过激之同事之言。我回复说不必,看那短信层次,哪是我的对手,与我比斤两,差远了去了)

第五,没意思,别理那种神经病,大家心里自然有数。(这是善意的大众)

第六,原来这不是在兴风作浪,而是在表达自己的的立场和态度,没什么不可以,也没什么好奇怪。(这是看了我的博文后明了原委的大众。我最希望的是大家能这样看事情)

第七,哈哈,终于被整了!平时抓不到你的小辫子,这回你终于不被表扬了。(这是有恶意的少数,或者其中还有我不知什么时候动了他的奶酪的人)

第八,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放肆!(这是恶意炒作弃权事件的少数人)

……

无论怎样观察,如果我的举动促成了一些思考,我被揪出来也就有意义了。

我和朋友真诚的说,如果一个人到了一定时候,必须要承担些什么,那么,就勇敢的去承担吧。在五年前,我也许会沉默。但时间、经历、视野、身份,把我推到了今天,公元2010年的我,应该为我们的现实承担些什么,哪怕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天地里。尽管这种承担要失去很多,但或许它也是一种逃不开的责任。

如果从此不再被“重用”,我将谢天谢地,因为对于我这样不愿涉足仕途不愿扭曲自己视功名为粪土的人而言,“重用”就是拿很“重”的活来“用”你,至今我还在被“重用”着,超课时上三个班语文,身心疲惫口舌冒烟每天都在吃药。

这次事件中,如果是一个绩效工资很低的工作表现不好的人反对,也许不会太引人注意,那样的人要给他颜色看也很容易,但凡说到衣食饭碗,老百姓没有不怕的。但我是特级,虽然并不是绩效最高的人,也应该是既得利益者。正因为特级教师的身份,我的举动就特别引人关注,也耐人思考。如果在有限的范围中,在真实的生活中,需要有什么事件让大家想想我们身边无处不在无处不假的“民主”,那么,我就算做了示众的材料,也死得其所了。我必须担当这一角色,因为我是我。

细心的人,只要留心我几十年的生活姿态,留心我一直的主张和言论,留心我一直的努力和追求,留心我对现实的忧患和极力改变现实的初衷,就知道,这一切并非偶然。许多人说起我,就说我太耿直,容易吃亏。他们何曾想到,我不是“刚”了才失去所“欲”,一直以来,我是真正的无欲则刚!

在这个极端反常的现实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四、短信中的奴性分析

 

奴才性是国民劣根性的核心。它犹如基因,植入这个民族的血液之中,它诞生了几千年,变异了几千年,时代不同,它呈现出不同特质的怪异,但它从未曾从细胞中剔除过。鲁迅先生一生致力于国民性的改造,放弃优厚待遇的职业选择,力图改变国民精神,但国民性并没有因为他们犀利的文字而发生本质改变,因为陋劣已经根深蒂固。

想起余世存的《成人之美》中的一些话:

 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在近代以来确实是在一种德性的陷落过程中,他的智力和道德水准不再上乘。……从生物学的角度看,弱者、愚笨者的繁殖是最快的。他们合群称大……像棉田里的蚜虫,像垃圾堆上的苍蝇,…… 经过当代中国生存的原始积累和现代积累,绝大多数中国成年公民都犯有这样那样的罪错,但他们不经修省,懊悔、反而主动被动地做了专制大家长怀抱里的类人孩…… 一个有数千文明的种群,再近代以来沦为畜群、沦为病夫弱民,沦为流氓无赖……如此酿成的中国劫,使得每个中国人在劫难逃……”

看到这些话,多少人觉得民族自尊心被严重伤害了。我却能深刻理解这些话的内涵并深以为然。余世存的话,可以说是鲁迅为国民画像的继续。画到了骨子里,让人痛苦难看不愿接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文明的瓶颈,正是这难以剔除的奴隶性。

为什么投票弃权事件被视为“非常事”?

因为大家一直习惯于100%的高票率,并且自满于这样一种畸形怪异的统一。域外的选举,上至国家总统下至地方长官,竞选要高出几个百分点都难乎其难,得费劲的进行竞选演说,时事倾向施政策略民惠承诺,奔波劳累苦口婆心不厌其烦,最后以多几个百分点的优势当选就表明民心所向了,将近半数的反对者和半数多一点的支持者,形成施政过程不言而喻的制衡力量。我们呢,因为习惯于百分之百赞成,所以习惯于百分之百放心,所以又往往百分之百遭愚弄,愚弄之后又百分之百怀疑和愤愤然。人们无端怨恨着自己百分之百拥护的东西,怨恨还百分之百无效,说白了,这算是咎由自取,最后倒了霉也应是活该!

弃权事件成为非常事件,还源于人们意识深处的二元对立思维。中国人习惯于不是白就是黑,绝不允许世界上还有赤橙黄黄绿青蓝紫的存在。不是对,必是错;不是赞成,必是反对;不是同党,必是敌人;不是这样,必是那样,总之不允许有第三种存在。为什么中国人容易掉进你死我活的争斗之中,就是这二元思维在作怪。有权者因为这个没了信心,不愿也不会包容,凡是不赞成就是异己,凡是异己一律打压,所有中立者全被有意无意的逼到了异己的一面,权力想垄断一切,却没想到权力制造出更多的敌人。

为什么弃权投票者成了“非常人”?

因为大家都习惯于举手赞成,没有机会举手时都习惯于被代表。人们一方面抱怨某个政令偏离人心,一方面又习惯于在任何一个大大小小的场合不假思索举起手来,不愿意思考不愿意惹麻烦。所以一旦有人反对,就一定是敌人,有人弃权,就一定是作乱。举手是人们习惯了的动作,它代表不了任何意义。甚而至于谁没有这个习惯,必定是另类。

如果一个绩效很低的人、没有荣誉的人出来反对,那就正常了。荣誉多绩效高的人弃权,就是“非常人的非常事”。这里头有一个逻辑,就是在中国人的眼里,什么是民主,民主就是符合自我的利益。那么,由此推论,我算是既得利益者,我应该丢掉是非立场,来无条件维护。如果我是利益损失者,我也要不问是非对错,无条件反对,即使不敢当面反对,至少应该腹诽,或者可以暗中捣鬼。呜呼!这就是中国人的世态人心!谁动了我的奶酪,便是不公平,自己得到的比别人多,便是公平。有如此的大众心理,如何民主得了?!

为什么受“重用”的人弃权便是笑料?

单位“重用”,就该是无条件服从,不,是无条件盲从。我向来看不起这“重用”,也就向来没有人们一般意义的思维,不认为是领导施舍什么给你你必须要感激涕零。中国自古以来最大的规则就是服从。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集体。推而广之,上级重用你,让你公权私用,让你贪赃枉法,让你掠夺搜刮,让你行贿受贿,你都不可以拒绝,否则就是笑料,你的无条件服从就是忠心,忠心了才配得上重用。这就是中国几千年人治社会在每一个心灵上打下的抹不去的烙印!时事中多少东窗事发的恶性事件,正是这样酿成的。正是这样,政治手腕成了权柄,权力成了让一切无条件服从的工具。有了这个工具,只能有奴隶,不可以有人。强权之下的历史,如鲁迅而言,只有两个时代,一个是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一个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强权是令人憎恶的,当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演绎着强权的把戏,这个社会也是令人绝望的。只不过,大多数人沉默了,大多数人认可着它,大多数人被强权变成庸众。在强权与庸众并存的世界,权势威慑着庸众,庸众向往着权力。有朝一日,权力在自己手里,曾经是权力受害者的人,使用起权力来照样出神入化。庸众期待摇身一变,变成权势人物。所以庸众是最靠不住的。庸众的每个细胞都被奴化了。骨子和血液里的东西,是基因。

有时,较之强权,庸众更可怕。我终于明白鲁迅了,为什么他一生致力于国民性改造,为什么为奴才画像,他的心情更沉重,那激愤远甚于对专制本身的抨击。主子是奴才捧起来的,大王是臣民供奉出来的,强权是庸众培植出来的。王与臣、主子和奴才、强权和顺民,从来都是孪生姊妹,彼此依存。有如此的国民性,民意得打折扣。当一个社会的公平规则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当一个社会的民主制度没有真正建立起来的时候,当一个社会的成员不是公民而是庸众的时候,人们向往的民主,仅是镜花水月。

呜呼!君不见臣民们口口声声大喊渴望民主?君不见他们因为自己的利益得失撕心裂肺痛断肝肠时怎样渴求民主!民主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吗?请仔细观察这桩有趣的事件,这桩事件里,高级知识分子们,请看大家各自持什么态度?你看清了,你就别指望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可以培植出民主幼芽,因为讲台上的人还奴气十足着呢!

民主,不过是一个遥远的梦而已!

 

 

教育在线讨论帖子 http://bbs.eduol.cn/2010-5/22/13142711269.html